每日經濟新聞
推薦

順豐國際集運線上客服 > 推薦 > 正文

“口罩妖股”搜於特鉅虧15億元背後:供應鏈業務佔用大額資金 客户供應商與旗下公司或存關聯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4-20 22:43:34

◎搜於特鉅虧約15億元的消息讓投資者大跌眼鏡,記者注意到,不僅是存貨,搜於特的應收賬款、預付賬款也居高不下,佔用了大額資金。

◎記者近日調查發現,搜於特的一家湖北供應商與公司旗下聯營企業、兩家廈門客户與上市公司子公司可能存在一定聯繫。

每經記者 王帆  張明雙    每經編輯 魏官紅    

4月15日,去年藉口罩概念股價瘋漲的搜於特(002503,SZ)發佈了2020年業績快報,鉅虧約15億元的消息讓投資者大跌眼鏡,同時讓其存貨風險浮出水面——庫存促銷導致虧損7.5億元,以及年末存貨跌價準備餘額7.2億元是鉅虧主要原因。截至2020年9月末,搜於特庫存餘額超過了40億元,佔用了公司大量資金。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研究發現,不僅是存貨,搜於特的應收賬款、預付賬款也居高不下。2020年9月末,搜於特應收賬款、預付賬款、存貨餘額合計佔總資產的比例達到60%,佔用了約74億元的資金。

而這背後,是搜於特近五年來一路“狂奔”的供應鏈業務。事實上,搜於特早就不再只是一家運營“潮流前線”品牌的服裝企業,而是成為了一家服裝原材料的貿易公司。貿易本是現金高週轉的行業,搜於特的資金流動性卻一再下降,這不禁讓人產生疑惑。

記者近日調查發現,搜於特的一家湖北供應商與公司旗下聯營企業、兩家廈門客户與上市公司子公司可能存在一定聯繫,或通信地址相同,或辦公地址相近,另外,在聯繫電話和人員方面也存在一些關聯。

湖北供應商與上市公司聯營企業通信地址相同

成立於2016年7月的湖北卓越長基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卓越長基),到2017年末,已成為搜於特預付超7000萬元的供應商。

搜於特2017年年報顯示,按預付對象歸集的期末餘額前五名中,卓越長基名列第四,預付賬款餘額為7284.48萬元。截至2019年末,搜於特對卓越長基的預付款餘額升至8137.89萬元,成為搜於特期末第二大預付款項。

搜於特2017年年報預付賬款前五名 圖片來源:搜於特2017年年報截圖

搜於特2019年年報預付賬款前五名 圖片來源:搜於特2019年年報截圖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研究發現,作為搜於特預付金額超過8000萬元規模的供應商,卓越長基頗為神祕。2016年~2019年,企業年報顯示的繳納社保員工人數均為0人,而從企業地址來看,其與搜於特的聯營企業湖北爾邦富紡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爾邦富)聯繫頗為緊密。

2019年,搜於特對爾邦富進行投資。在2019年年報和2020年半年報中,搜於特都把爾邦富列為持股47.37%的聯營企業。

卓越長基和爾邦富均位於湖北省監利縣。在工商登記資料上,卓越長基的註冊地址為監利縣容城鎮城東工業園(玉沙大道以南),爾邦富則在監利縣容城鎮城東工業園,註冊地址略有差異。不過,兩家公司2019年的年報通信地址相同,均為湖北省監利縣容城鎮玉沙大道168號。

3月31日,記者來到監利縣容城鎮城東工業園,試圖尋找卓越長基的蹤影。園區以縱向的工業園路為主軸,眾多紡織服裝、食品、醫藥企業分佈於橫向的容城大道、茶庵大道、玉沙大道等路旁。記者在玉沙大道以南繞行一圈,該區域有幾家較大的紡織企業,但記者並未發現卓越長基、爾邦富兩家企業的相關招牌。

在通信地址玉沙大道168號,有一家名為湖北金梭紡織有限公司的廠房,而該企業名稱是爾邦富2018年7月以前的曾用名。記者在廠房門口看到,門前圍牆上貼着金梭紡織事故案例警示宣傳欄,門口招牌處寫着“玉沙集團有限公司金梭紡紗基地”,圍牆內有一棟4層高的粉色廠房,樓頂立有“金梭紡織”四個大字。

湖北省監利縣容城鎮玉沙大道168號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明雙 攝

在廠區內,記者遇到幾位正前往食堂吃飯的工人,記者向其詢問廠區內“是否有一家名為湖北卓越長基的公司”,工人們均表示不清楚。記者還以布料採購合作的名義向門衞詢問卓越長基的情況,説明該公司法定代表人袁偉、大股東鄧輝章的名字。門衞很肯定地表示,這裏沒有卓越長基這個公司,也沒有這兩個人。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現,不僅是通信地址重疊,卓越長基和爾邦富在人員上似乎也有交集。工商資料顯示,自2016年7月設立到2018年11月,卓越長基的法定代表人為王劍平。而爾邦富2018年7月至今的董事之一,也名為“王劍平”。

那麼,搜於特的供應商卓越長基,與其聯營公司爾邦富是否具備實質性的關聯關係?目前尚不得而知。從搜於特歷史年報來看,其披露的“關聯交易情況”中也並未出現卓越長基的身影。

為了解卓越長基與爾邦富的實際關係,記者撥打了卓越長基的公開電話,但未獲接聽。記者同時試圖採訪搜於特,公司董祕未接聽電話,記者向公司發送了採訪郵件,截至發稿未獲回覆。

廈門客户的股東與上市公司子公司相鄰辦公

截至2020年6月末,搜於特的第三大欠款方為廈門恩邦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恩邦化工)。2020年半年報顯示,搜於特對恩邦化工的期末應收賬款餘額為9383.75萬元。

搜於特2020年半年報應收賬款前五名 圖片來源:搜於特2020年半年報截圖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研究發現,作為為搜於特貢獻了超過9000萬元銷售額的客户,恩邦化工2019年年報顯示,公司資產總額31.7萬元,負債總額37.28萬元,繳納社保員工人數為0人。從經營地址和聯繫方式來看,恩邦化工與搜於特持股51%的子公司廈門瑞悦隆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瑞悦隆供應鏈)有接近的地方。

工商信息顯示,2019年8月,瑞悦隆供應鏈將企業經營場所地址變更為廈門市思明區觀音山南投路11號榮鑫盛營運中心9樓C單元,至今未更換新地址。搜於特2020年3月發佈的可轉債募集説明書中,也披露瑞悦隆供應鏈租賃上述地址的場地作為辦公用途。

巧合的是,2020年9月,恩邦化工也將企業經營場所地址變更至上述同一寫字樓的同一層——廈門市思明區觀音山南投路11號榮鑫盛營運中心9樓H8單元。恩邦化工的股東廈門貿融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貿融鏈),其註冊地址為廈門市思明區南投路11號榮鑫盛營運中心9層H1單元。

這意味着,搜於特的控股子公司、客户、客户的股東,均在廈門市思明區南投路11號榮鑫盛營運中心9層進行辦公。3月下旬,《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探訪該地址發現,瑞悦隆供應鏈與貿融鏈在榮鑫盛營運中心9層相鄰辦公,9層其他區域未見任何帶有“恩邦化工”的招牌。

記者在現場看到,榮鑫盛營運中心9層有兩扇具備門禁功能的玻璃門,一扇門通往其他公司;另一扇門通往瑞悦隆供應鏈、貿融鏈,兩家公司的招牌掛在同一面牆上,招牌牆側有多個辦公隔間。玻璃門打開後,左側為瑞悦隆供應鏈,右側為貿融鏈,兩家公司的前台均呈開放式,相互通行未見明顯門禁,有員工在兩家公司之間的穿梭。

瑞悦隆供應鏈公司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王帆 攝

貿融鏈公司,與瑞悦隆供應鏈公司在榮鑫盛營運中心9層相鄰辦公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王帆 攝

記者向在貿融鏈內部辦公的人員詢問“這裏是否有一家廈門恩邦化工有限公司”時,該人員迴應稱:“你來對了,恩邦化工是我們的子公司”。以下是記者與該人員的對話:

記者:我想了解一下搜於特的業務。

員工:那你們應該去找(隔壁)瑞悦隆。

記者:你們為什麼會一起辦公?

員工:不是一起,我們是分開辦公的。

除了辦公地相鄰,《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詢到,恩邦化工與瑞悦隆供應鏈在聯繫電話上存在關聯。

恩邦化工2019年年報中的聯繫電話為180****9651,使用相同電話的企業還有廈門瑞悦隆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後者是對瑞悦隆供應鏈持股49%的股東,其與搜於特合資設立了瑞悦隆供應鏈。

值得一提是,搜於特2020年半年報中的前五大欠款方中,第四大欠款方廈門匯利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匯利能源)與恩邦化工及其股東貿融鏈也有一定聯繫。

匯利能源成立於2019年10月,在截至2020年6月末這8個月時間內,匯利能源向搜於特貢獻了超過8000萬元的銷售額。搜於特2020年半年報顯示,搜於特對匯利能源的期末應收賬款達到8875.77萬元。

從工商資料來看,匯利能源與恩邦化工、貿融鏈、瑞悦隆供應鏈的辦公地址也十分相近,均在榮鑫盛營運中心,但在第10層。記者現場探訪瞭解到,恩邦化工、貿融鏈、匯利能源的員工之間相互熟識。

此外,匯利能源的聯繫電話為180****9516。同電話企業中,有一個由自然人黃河明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廈門旺德鑫針織有限公司。而貿融鏈持股90%的大股東、恩邦化工穿透後的自然人股東之一也名為“黃河明”。記者現場詢問時,有一位自稱是匯利能源的員工稱“黃河明”為“老闆”。

業務上下游公司的辦公地相近、電話存在關聯,是否具備商業合理性?記者試圖採訪搜於特,但截至發稿未獲回覆。

五年收入翻6倍卻難轉為現金  應收預付款和存貨佔用74億資金

搜於特於2010年上市,最早從事自有服裝品牌“潮流前線”的運營。2015年,搜於特通過設立全資子公司東莞搜於特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涉足供應鏈業務。

據公司披露,供應鏈業務的主要模式為,上述子公司以股權聯合的形式在全國各個服裝產業聚集區投資設立多家項目公司,匯聚本區域的供應鏈資源和市場資源,通過發揮大規模集中採購的優勢,以較為優惠的價格從服裝原材料廠家採購原材料,銷售給服裝生產加工廠家或服裝品牌企業,從而獲取差價收益。

上述位於湖北監利的爾邦富、位於福建廈門的瑞悦隆供應鏈,都是搜於特在此背景下投資或設立的。

2015年,搜於特的材料業務收入佔比僅為14.87%;而到了2019年,該佔比已高達82.00%。五年間,搜於特從一家服裝品牌企業,搖身一變,成為服裝原材料的貿易企業。

貿易業務毛利率低,大多需要通過大規模和高週轉來賺取收益。通過佈局服裝原材料貿易,搜於特確實實現了營業收入的躍升,2015年~2019年,公司分別實現營業收入20億元、63億元、183億元、185億元及129億元,五年內營業收入增長了5倍,頂峯期的2018年更是較2015年翻了9倍。

2015年~2019年,搜於特營收突飛猛進(單位:億元) 製圖:每經記者 王帆 

從淨利潤來看,搜於特2015年~2019年分別實現歸母淨利潤1.94億元、3.62億元、6.13億元、3.69億元及2.08億元,呈現“過山車”趨勢。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搜於特快速上漲的營收難以轉化為現金。搜於特2016年至2018年連續三年經營活動的現金流淨額為負,分別為-6.12億元、-8.82億元及-5.91億元。對於現金流與淨利潤不匹配的情況,深交所在公司2018年的年報問詢函中質疑其合理性。

搜於特連續三年現金流淨額為負(單位:億元)  製圖:每經記者 王帆

一邊是現金流吃緊,一邊是應收賬款、預付賬款、存貨逐年升高。

從應收賬款來看,搜於特2015年至2019年的期末應收賬款分別為5.34億元、12.63億元、16.35億元、19.56億元及25.75億元,五年間增長率達到382%。同時,應收賬款佔總資產比例也逐漸上升,從14.55%升至22.76%,可見應收賬款佔用資金的現象逐漸突出。由此產生的壞賬也逐漸升高,從2015年的2862萬元上升至2019年的2.13億元,增長率達到645%。

從預付賬款來看,搜於特2015年至2019年的期末預付賬款分別為2.61億元、6.51億元、22.83億元、16.22億元及11.99億元,佔總資產的比例分別為7.12%、9.05%、22.10%、15.96%、10.6%。最高峯出現在2017年,期末預付賬款高達22.83億元,佔總資產比重達到22.10%。

從存貨來看,搜於特2015年至2019年的期末存貨價值分別為6.34億元、12.64億元、19.02億元、27.45億元及31.91億元,五年間增長率達到403%。此外,存貨佔總資產的比例也逐年升高,從17.27%升至28.20%。

搜於特應收賬款、預付賬款、存貨逐年升高(單位:億元)  製圖:每經記者 王帆

2020年三季報顯示,截至2020年9月末,搜於特的應收賬款、預付賬款、存貨餘額分別為24.40億元、7.69億元、41.79億元,合計佔用約74億元的資金,佔總資產的比重約60%。

封面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繫。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口罩妖股 搜於特 供應鏈 卓越長基 恩邦化工 瑞悦隆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202

0